投資山西越來越有勁頭有盼頭

對企業投資項目實行承諾制,是省委省政府部署開展的重大改革,也是營造“六最”營商環境的突破口,其鮮明特征是對行政事項進行流程再造,從以往的提前報批到只需書面承諾,倒逼更多行政資源從事前審批轉到事中事后監管上來。

  7月1日起即將施行的《山西省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規定》,以立法的姿態,讓這一優化營商環境的強有力舉措賺足了眼球,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對企業投資項目實行承諾制,是省委省政府部署開展的重大改革,也是營造“六最”營商環境的突破口,其鮮明特征是對行政事項進行流程再造,從以往的提前報批到只需書面承諾,倒逼更多行政資源從事前審批轉到事中事后監管上來。政府部門放下手里的審批權,騰出手來一手抓監管、一手搞服務。從部分開發區試點到全省推開,再到建章立法,投資項目承諾制實質上是一場刀刃向內的革命。

  從短期看,一大批轉型項目有望及時開工上馬。近年來,盡管營商環境逐步改善,但項目落地難、審批環節多、制度性交易成本高等問題仍不同程度存在。從立項到開工,投資者需要協調部門,闖過重重關卡,才有望運營投產。審批部門多、事項繁、耗時長、成本高,一定程度影響了企業投資積極性。通過壓縮審批事項、簡化審查環節等系列組合拳,承諾制項目從簽訂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到取得施工許可的時間將進一步壓縮,極大提高企業辦事效率、降低企業建設成本。通過一系列“含金量”高、“獲得感”強的具體改革措施,企業投資項目落地“最后一公里”有望徹底打通。

  從中期看,政府部門行政效能有望加速提升。事前審批的流程慣性,實質上是一種“一審了之”的惰政思維,對企業投資行為的監管異化為“審材料”,通過苛刻的“把關”實施行政管理,看似嚴格實則“前緊后松”。無法避免的,還有各類“紅頂中介”層出不窮,各種權力尋租、職能異化現象難以根除。《山西省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規定》實施后,不僅僅是一項流程革命,更是對服務作風的一項顛覆性改革。審批環節的腐敗將沒有生存空間,承諾制帶來的責任關口后移,倒逼行政部門無法安坐,必須對企業進行全流程的監管。政府部門只有在服務中更有效地規范企業經營行為,才能使項目的實施和運作規范化、合法化。長此以往,政府部門行政效能必將得到大幅度提升和改善。

  從長期看,投資洼地和開放高地有望加快形成。重商親商必先安商。客觀地看,山西發展正處于加速、趕超的關鍵階段,可謂“遍地黃金”。在這樣的背景下,優質投資者的多寡,更大程度上取決于營商環境。投資項目承諾制明晰了政府市場邊界,充分落實了企業投資自主權,有利于規范政府履職、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對于企業投資者來講,這都是實打實的政策紅利,有利于我省在制度和政策層面形成投資洼地和開放高地,吸引眾多優質企業、優質項目、優秀企業家投資興業,形成改革轉型的強大合奏。

  總之,《山西省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規定》出臺,必將帶動全省深化改革的一系列“化學反應”,對于企業來講,投資山西將越來越有勁頭、有盼頭。

  • 杪春之窗
  • 人才招聘
白蛇传APP